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甲胄矢弓 >

孙子兵法语言艺术鉴赏浅析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甲胄矢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孙子兵法》的语言艺术鉴赏浅析 提纲 《孙子兵法》阐述兵理极具特色,突出的特点是舍事而言理,词约而义丰,具有高度的哲 理色彩和抽象性质。 将其与之时代相近的基本兵书加以比较, 就更可以看出其历史价值所在。 如古老的兵书《司马法》 、 《吴子》 、 《尉缭子》 ,都不如《孙子兵法》之词约而意尽。 《孙子》 的语言艺术赢得了后世极高的评价,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明人茅元仪曾云,“前孙子者, 孙子不遗;后孙子者,不能遗孙子”。此语颇为恰当地概括了《孙子》的地位和影响。 《孙子》所用韵极其繁密。其繁密的韵例表明, 《孙子》是一部巧妙地融合许多军事谚语和 格言而写成的一部有完整体系和独特风格的军事著作, 是一部为了便于戎马倥偬的将帅传颂 记忆而编写的军事教科书。它不是散文诗,但韵例的富丽多姿,堪与《老子》这部哲理散文 诗相媲美。 《孙子》的语言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它表现在词语的选择和锤炼,句式的搭配和调整,以 及丰富多采的修辞格的运用等各个方面。 由于孙子具有驾驭和使用语言的深厚功力和高超技 巧,因此,短短五千多字的《孙子》处处闪耀着修辞艺术的夺目光彩。它语言明快,辞彩绚 丽,感情充沛,论事说理纵横反复,曲尽其意。因此,他的言论具有折服读者的巨大说服力 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一、 妙用比喻,形象生动 《孙子》中比喻的运用十分广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程度主要是 用明喻、暗喻和博喻。比如,为了说明奇正变化的没有穷尽,孙子连续用了三个喻体,他写 道: “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 五味之变, 不可胜尝也。 ” 为了说明高明的战略指挥不同于一般的运兵设谋, 他连续设喻:“举 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日,闻雷霆不为聪耳。”为了说明出奇制胜、应变万方,他满 怀激情地写道:“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善于出奇制胜的将帅,其战法 变化就像天地的变化那样永无止境,像江河那样永不枯竭。 由于孙子善用博喻, 对于一个观点, 一个主张, 一种规律, 常常从不同方面,不同角度, 多方设喻,因而,他的言论具有一种高屋建瓴的论证气势。在这种气势下,人们不能不接受 他的观点,不能不被他的观点所征服。 二、 运用对照辞式,观点鲜明 孙子常常通过对照来阐述自己的观点,表明自己的态度。如,“将听吾计,用之必胜, 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孙子是将帅中心论者,他认为国君是否彩奈将帅的 主张是将帅决定去留的关键。例子中的“去”与“留”,以及决定“去”与“留”的原因都具有鲜明 的对照性,通过这种对照,使孙子的态度得到了明确的表达。 其次,孙子还十分善于通过强烈的对照来反映事物间的矛盾,揭示事物的本质,从而使 对建军作战中的许多矛盾现象和本质问题论述得极为深刻有力。因此,她的论证尖锐有力、 深刻鲜明,具有强大的说服力量。 三、 比喻和夸张的巧妙结合 作为一部严肃的军事理论著作,因而夸张辞式用得不多。然而, 《孙子》中夸张辞式的 有限运用告诉我们, 只要运用得当, 即使是学术著作, 夸张也同样可以获得良好的修辞效果。 《孙子》中夸张式的运用可以从两个方面加以分析。 1、 通过对事物状态、程度的夸张渲染,反映事物的特征和本质。 “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贲温, 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 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 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为了说明攻城是下策,孙子用夸张的手法极力渲染攻城的弊端:三个月准备攻城器 械,修建攻城的土堙,又要用三个月,三分之一的兵力损耗殆尽,最后仍不能攻占 城邑。 2、 通过简介夸张,使事物的性质、特征表现得更加生动更加形象。 从形式上看, 不借助其他修辞方式的夸张是直接夸张, 又称单纯夸张。 而通过比喻、 比拟等修辞方式进行夸张,是间接夸张。 《孙子兵法》的间接夸张运用得非常出色。 如: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政者,动于九天之上。 ”用“藏于九地之下”比喻 “善守者”防御时隐蔽兵力之巧妙;用“动于九天之上”比喻由防御转入反攻时展 开兵力之神威。通过这生动形象的比喻,对“善守着”的“守”与“攻”进行夸张 的描写,从而使读者得到一种特别深刻的印象。 四、 层递推进,步步深入 如: “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 若则能避之。”孙子认为,“用兵的法则是,有十倍于敌人的兵力就包围他,有五倍于敌 人的兵力就进攻他,有两倍于敌人的兵力就抗击他,有与敌人相等的兵力就要分散他, 有少于敌人的兵力就要退却,实力比敌人弱就要避免决战”。他按照“我军”兵力由多到 少的等次性逐层叙述,通过“十倍”、“五倍”····到“不若”敌人的兵力等不同情况而分别采 取“包围”、“进攻”·····到“避开”等不同打法的井然有序的排列,十分鲜明地表达了不同战 法的用兵思想。 “层递”着眼于事物内部的等次性,而不是事物的平行排列。 《孙子兵法》正是紧紧把握 了这一特点,通过一环扣一环的语言表达形式,按一定的顺序层层推进,把事理逐层揭 示出来, 从而使读者的认识也随之而逐层深化。 五、 明知故问,发人深思 虽然《孙子》中的设问辞式用得不多,然而却用得十分出色。 1、 自问自答式 如:“敢问,敌众整而将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避实击虚”是 孙子总结、提出的一条极其重要的军事原则,在《孙子》中有多处论述。 《九地》 篇在谈及这一原则时,孙子不是直截了当、平铺直叙地加以阐述,而是把所要阐述 的内容用设问的方式提到读者面前,以引起读者的注意,紧接着自己作出明确的回 答,从而把以少胜多的关键是避实击虚和打敌要害这一重要原则阐述得清清楚楚。 2、 只问不答式 “奇正相生,如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奇正”是孙子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它一直 受到后世兵学家们的高度重视。孙子提出:“战势不过奇正。”也就是说,无论攻、 防、遭、追、退任何一种作战方式,从作战指挥上说都只有“奇”和“正”两种形式。 孙子又指出,这两种形式既相互区别,有相互联系,两者之间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 系,它们处于不断相互转化的运动之中,即所谓“奇正相生,如环之无端”。为了强 调“奇正”变化的无穷无尽,孙子在论述时紧接着向读者提出“孰能穷之?”的问题。 但非常明显,对于这个问题,作者并不需要人们去回答,而只是为了提起注意,引 人思考,加强语气,加深印象。 《孙子》的作者由于对所要提出的问题自己首先有清晰明确的认识,心中有数,当 问则问,因此这种“问”起到了引导读者深化认识的作用。同时,由于在论述中适 当地运用设问,因而避免了行文呆板,而使语言富于变化。 六、 首尾残联,丝丝入扣 《孙子》中的蝉联可分为三种类型 1、 词与词的蝉联 “行火必有因,因必素具”春秋时代的火攻战例并不多,然而它的威力却已在战争实 践中逐渐显示出来。孙子用“因”--进行火攻的客观条件—上递下接,醒目突出地说 明了“因”在火攻中的重要地位。由于蝉联式的运用,使“因”与进行火攻的内在联系 得到了强调。 2、 词组与词组的蝉联 “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枣幸,枣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 丘役”。“远输”、“贵卖”都是偏正词组,“财竭”是主谓词组。这些词组都起着串联上 下句子的作用。为了说明远道运输造成的危害,孙子巧妙地运用了蝉联辞式来论述 “远输”、 “贵卖”与“百姓财竭”、 “百姓财竭”与“急于丘役”之间的因果关系, 从而把“远 输”所造成的国贫民虚的后果阐发得淋漓尽致,透辟深刻。 3、 句子与句子的蝉联 如:“吾与所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站者, 寡矣”。这一句把“敌所备者多”这一关键的分句放在一个极其醒目的地位上:它既是 “吾与所战之地不可知”的结果,又是“吾所与战者,寡矣”的原因,通过这样的蝉联, 使论述深刻有力,并且,语言气势贯通,文脉流畅,耐人寻味而不枯燥。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孙子不愧是一位语言艺术大师。然而, 《孙子兵法》的语言艺术 绝不仅仅表现在修辞格的运用上,还表现在炼音、炼词、炼句乃至谋篇布局等各个方面。

本文链接:http://mcles.com/jiazhoushigong/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