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甲胄矢弓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张叔夜抽刀救岳飞 钟师道勤王遭分权

归档日期:08-08       文本归类:甲胄矢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城墙上,李成眯着眼睛看着岳飞等人被围攻,心中暗暗得意,能打又如何?有靠山有如何?自己略施小计,还不是乖乖死在自己的面前。

  城墙下,金军骑兵已经冲到了岳飞军阵面前,无数箭羽飞在空中,强弩箭矢甚至因为过于密集而碰撞而掉在地上,岳飞军中不少人被箭矢射中,闷哼的倒在地上,而金军也有数十骑摔倒在地。

  “丢!”岳飞大喊一声,此时金军骑兵距离岳飞军阵近五十米,长枪手从怀中掏出三角钉用力抛到阵前,接着长枪用力往地上一戳,身体斜着压着长枪,他们是抵御长枪的第一阵。

  郭药师看到岳飞军阵抛出了东西,急忙拉住战马,他丰富的战争经验再一次救了他,只见数十骑兵仿佛被一只巨手拉住了,战马哀嚎的摔倒在地,那长达七八厘米的三角钉轻而易举的将战马的马蹄铁戳破。接着这些摔倒在地的战马和军士又成为了后面骑兵的阻碍,噼里啪啦摔倒一片。

  但这样的防御只能阻挡一时,当金军骑兵用战马的尸体踏出一条路后,岳飞军阵就不得不面对骑兵的冲击了。

  上百金骑争先恐后的撞上了军阵,一杆杆长枪咔嚓一声被撞断,更有不知道多少人被撞得口吐鲜血倒毙当场。

  岳飞等将看的是眼眶欲裂,这些兵都是他们一手一手教出来的,他们知道所有人的姓名,甚至连他们的家里还有什么人都能一个一个的说出来,但现在,却就在自己的城池下,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战!!!”滔天的怒火最后化为一声吼叫,数百杆镰钩枪从枪阵中伸了出来,对着骑兵的马腿、骑兵就是一勾一拉,除了少数几个强悍的骑兵,其余骑兵尽被拉下战马,乱枪戳杀。

  金军的冲击一阵猛过一阵,渐渐的,枪阵和镰钩枪阵都支持不住了,但金军的冲击力度也彻底降了下来。

  一片超过两米的大刀猛地向前斩去,刀光阵阵,人马皆碎,前线的压力顿时为之一减。

  “杀!杀!杀!”王贵每一次怒吼,必定会有一金军骑兵倒在他的面前,但金军也极为悍勇,面对这样的刀阵,依旧有金兵利用弓箭、长枪将大刀兵刺死、射死在阵地上。

  在观战的完颜宗望指着岳飞军阵说道“被友军抛弃,依旧死战,可谓天下强军了,如果汉军皆如此,吾等如何敢南望一眼。”

  说完,完颜宗望重新传令,他已经明白用骑兵硬冲的损失太大,他不想让城上的宋军因为城下的战绩而有勇气和自己作战,他要用最小的代价消灭面前的敌人。

  随着号响,金军骑兵猛地变了战术,一队队金军骑兵开始围着岳飞军阵开始转圈,只见外围的金军骑兵全部手持盾牌,内圈的骑兵手持弓箭对着岳飞军阵射箭。

  的确,面对严阵以待的步兵军阵,骑兵的冲击并没有太大的优势,但骑兵的优势在于机动性,面对不断运动且在远处的骑兵,岳飞的弩箭精准性顿时大大降低了,更不断有军士中箭而倒下,他们的盾牌太少了。

  城墙上,不少宋军都低着头不敢看,李成看着众人的模样,大声吼道“怎么了?为什么低着头?都给我抬起头来!看看我们的军士是如何杀敌的,都给我看清楚!”

  “李成!你为何不让军士射箭掩护!”突然,一声如同雷鸣般的怒吼让心中有鬼的李成吓得打了个哆嗦。

  他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文官在一群军士的簇拥下登上了城墙,为首一人面上有半块青色胎记,手持长枪,腰挎利刀,后面的军士甲胄齐全,弓上铉,刀出鞘,气势汹汹。

  而那文官,钢须黑面,李成一看这人又是一个哆嗦,有些结巴的说道“张...张大人,你为何来此?”

  张叔夜看了眼城下,心中焦急,喝道“李成,我命令你,立刻放箭掩护,出兵救人!”

  杨志也呆住了,他哪里见过这样的文官,他只是按照岳飞的要求,如城门不开就去请张叔夜来,却没想到张叔夜性格火爆如此,这哪里是个文官,简直比武将还粗暴。

  在北宋的武将是没有能力拒绝张叔夜这样高级文官的命令的,张叔夜要是杀了李成,那杀了也是白杀。

  杨志猛地挥枪道“将床弩都搬过来,对着敌军骑兵,放箭!弓箭手集合,掩护射击!盾牌!给我把盾牌搬过来,丢下去!丢下去!!”

  城下,岳飞鸳鸯阵的军士已经来到外围,他们是唯一带着盾牌的军士,但数量实在太少了,根本无法遮挡住整个军阵,索超紧紧捏着大斧,他很想冲上去和金兵决一死战,但他明白,他这点人根本不能做什么。

  “鹏举!接着!!!”城楼上传来一声大喊,索超回头看去,见数不清的盾牌从城头上丢了下来,大喜道“死青皮,你终于来了!”

  完颜宗望见城楼上丢下了盾牌,心中一蹬,知道不好,喝道“宋军有变,不能再这样慢慢玩了,传令冲击!和他们搅在一起,不能让他们救人成功!”

  金军军阵再变,骑兵重新聚集起来,形成了三个三角阵,随着一声号角,对着岳飞军阵冲了过来。

  岳飞见金军军阵再变,急忙重新布阵,幸好这一千多人都是几个小将精挑细选的精锐,居然在十余息内再次布下了拒马阵型,但长枪手已经严重不足了,甚至不少镰钩枪手也顶到最前线。

  三声怒吼,天地变色,郭药师看着面前死战不降的岳飞等人,心中叹息,此战之后,再想见到这样的宋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风!风!大风!!!”依旧是强弩先射,郭药师举起盾牌,眼角余光却看到一只巨大的弩箭唰的一声撞下了自己身边的骑兵,那弩箭与其叫弩箭不如叫短矛,这是三弓床弩才会射出的弩箭。

  郭药师猛地一夹马肚,往上一看,我的亲娘,城墙上满满当当的弓箭手,对着天空就射,加上岳飞军阵的弩箭,数千的箭矢如同蝗虫一般向自己砸来,郭药师干脆一个马腹藏身,躲了起来。

  铺天盖地的箭雨将上百的金兵骑兵射落下马,但更多的骑兵硬生生接下来箭雨,不少金兵身中数箭依旧咬牙冲锋,城墙上的张叔夜还是第一次看到金军的冲锋,手微微颤抖,在宋军当中,哪里有这样的军士啊。

  “冲啊!”索超出动了,他知道这是最后一刻,带着一百骑兵硬生生的从斜角撞入了金军的骑兵阵中,但他们的人数太少了,大部分的金军骑兵依旧保持着速度冲向了岳飞军阵。

  骑兵和步兵再一次碰撞在一起,这一次,岳飞的军阵肉眼可见的凹陷了下去,上百的宋军和金军在不到二十秒内在这样激烈的碰撞下战死。

  杨志在城墙上看到情况危急,急令弓箭手和床弩掩护射击,完颜宗望看着城墙上不断泼洒下来的箭矢,叹息了一声,最终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要是完颜宗望知道那面岳字大旗在未来代表什么,别说两千,就是全军填进去,他也要赶尽杀绝。

  当岳飞等人回到城中清点兵马,两千人此时只剩下一千不到,大部分还是被保护在中间的弩手,索超更是在最后的对冲中被砍中两刀,射中三箭,整个人和个血人一般,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张叔夜带着杨志下了城墙,王贵一看到躲在后面的李成,顿时大吼道“李成!拿命来!”,手中的大刀就往李成砍去,李成看着急速逼近的大刀,急忙一个跨步躲开,喝道“王贵!你要造反吗?”

  王贵还想再砍,一杆钢枪铛的一声将他的大刀架住,王贵看去,见是岳飞,岳飞一抖钢枪,将王贵逼开,然后大声喊道“李将军,王指挥杀红眼了,还请恕罪!”

  李成看着面前这群血染战袍,刀枪并举,怒视着他的强兵悍将,也不敢发作,只能说道“既然如此,就饶了他,不要再犯就是!...我还有军务,先行告退!”

  李成哆嗦了一下,不敢说话,带着亲卫离去,岳飞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些不妥,又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妥。

  完颜宗望收军回营,看到哈迷蚩正在军中等他,便问道“哈迷蚩,你不在四殿下军中,来此何为?”

  哈迷蚩拜倒在地道“大帅,快写信劝劝四殿下吧,四殿下数次攻打三口镇不下,迷了心窍,如今我军已经死伤过千,不能再战了啊!”

  哈迷蚩回道“兵马不过两三千之数,却有上百台投石机,内黄乃大宋数家大商号起家之处,钱多自然不缺军备,据说内黄城里的投石机和床弩有五六百之数。当地坚壁清野,百姓均在城中,军士守土为家,死战不休,我军顿兵于此,宋国四处援军必至,到时候我军就危险了。”

  刚刚一战,让完颜宗望看到了大名府内军将主战的决心,如果他率全军南下,那么大名府必将截断他的后勤线,如果要留下兵马,开封乃宋国都城,岂是那么容易好打的?

  完颜宗望吸了口气道“如今我军是孤军深入,当一鼓作气,我立刻传令四殿下回军,由他驻扎本寨,我不求你等能打下大名府,只求看住我军后路。”

  三口镇下,完颜宗弼正红着眼睛准备再一次的进攻,虽然已经有斥候汇报附近出现了其他的宋军兵马,他依旧不想后退。

  但当哈迷蚩拿着完颜宗望的军令时,他眼睛的血色立刻退了下来,在此时的金军中,完颜宗望的威望要远远大于完颜宗弼,完颜宗弼根本没有对抗的勇气,他愤恨的看着三口镇,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此时的三口镇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三口镇有很多守城军械,但一旦肉搏,缺乏战斗经验的弱点就会暴露出来,自从金兵开始登上城头后,面对那些重甲金兵,三口镇往往要付出三到五倍的人命才能杀死这些金兵,要不是完颜宗弼经验不足,三口镇又动不动使用火油阻拦后续的金兵,三口镇早已被拿下了。

  哈迷蚩拜道“殿下,内黄不过一隅之地,我军背后还有数座宋城在坚守,如我军久顿,宋军四处连接,我军就要陷入腹背受敌之危了。”

  完颜宗弼闭目思考了一下,站起来对哈迷蚩拜道“要不是有先生,我险些误了大事,还请先生日后多多进言,保我大金永昌!”

  等完颜宗弼带军回到大名府,才知道大名府军居然夜袭了大寨,不禁感叹宋军并非无人,只是君昏臣慵罢了。

  进入大寨,完颜宗弼看到一个汉人官员正在账外求见,不由问道“你是何人啊?”

  “四弟来了?进来吧。”完颜宗望在里面喊道,武汉英低着头躲到一边,完颜宗弼拉着他说道“一起进去就是。”

  武汉英慌乱的被拉着进了大帐,完颜宗望看着完颜宗弼和武汉英还有后面跟着的哈迷蚩,问道“武汉英,你进来做什么?”

  武汉英回道“大帅,我军南下以来,即使是我这从军之人也不明白大金用兵之意,何况中国百姓臣民,这也是为何诸城不敢降的缘故,还请殿下派人四处张贴告示,广告国意,下官愿四处联系旧部,当可使宋人纷纷来投!”

  完颜宗弼拍掌道“正是如此啊,大帅,小将此次出战不力,想来是因为当地军民不知道吾等之意,以为吾等是要将他们赶尽杀绝,故而死战,如告知其吾等不但不会杀他们,还会保护他们的财产,他们如何还会为宋国皇帝效死呢?”

  武汉英称谢退下,完颜宗望再对完颜宗弼说道“我军已在大名府耽误太久,不可再待了,吾准备继续南下开封,此处就由你看守,不能让大名府兵马坏了我军大事。”

  说着,完颜宗望又招来一宋人,将其介绍给完颜宗弼,完颜宗弼听其身份,大喜道“大帅,既然城中已有内应,为何不里应外合,拿下大名府?”

  完颜宗望摇头道“不可,那人已经不再掌握军权,而且我军目标当是开封,四弟,你日后带军务必要坚守自己的目的,不可轻易改变,否则很容易被小利所诱惑导致大局败溃。”

  李纲接到了姜德的书信,想着如果没有王命,姜德的确不好出兵,便再次找到赵桓希望赵桓下令。

  原来那日陈东回去后,就联合了太学院学子,赵桓其实对蔡京等人也久有怨恨,但蔡京、童贯等人都紧随着赵佶南下了,要他下令去追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赵佶还在呢。

  但王黼却是在开封,王黼多次想让赵楷代替赵桓,赵桓深为怨恨,想借机除掉,又担心议论纷纷,故而早耿南仲商议。

  耿南仲也对王黼有怨气,便出主意道“开封府府尹聂山和王黼有怨,可令其送王黼,再以暗示,必能除之!”

  赵桓暗暗点头,刚刚答应,就听到李纲求见,和耿南仲对视一眼,耿南仲趁机上眼药道“官家,陈东等人先上书给李纲,再上书给官家,可见其今日的声势,官家将全城兵马托付与他,虽是为抗击金国,却也要考虑制衡之道啊。”

  李纲入殿后,将姜德之事说了出来,赵桓刚刚被上了眼药,听闻李纲又要请外军,便问道“如今西军将至,平阴军一直以来桀骜不驯...这...”

  李纲急道“官家,正是因为朝廷和平阴军久有误会,才当邀其勤王,金军来势汹汹,多一军,开封便多一分安全啊,何况此次平阴侯亲自写信请战,如不答应,恐自此离心了。”

  赵桓急忙打岔道“勿要如此,既然李大人觉得无碍,就令平阴军也来勤王吧。”

  李纲急忙称谢离去,耿南仲担忧的道“官家难道还嫌这李纲不够狂妄吗?平阴军本就是一群反贼,和董卓无异啊!”

  赵桓眯着眼睛,他心中自有打算,如西军入京后,开封就将西军一家独大,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引来平阴军,自有制衡之意,何况李纲性格刚正,只要他略施手段,不信西军能和李纲一条心。

  姜德将李纲的书信放在桌上,站了起来,聚义厅内,众将云集,姜德大声喝道“金国无故兴兵南下,天下百姓有倒悬之势,我梁山自起兵起便聚义兵,救百姓,此时不出兵,又待何为?传我军令!”

  “你率骑兵两千为先锋,限你两日内到宛亭,并控制沿途要隘渡口!”姜德大声喝道。

  “你率两千精锐步兵,紧随董平,我限你三日到达宛亭,待你二队集合于宛亭后,立刻出兵过东明抢占牟驼岗,徐宁你是开封人,应该知道牟驼岗的重要性,你们四千人只要守住两日即可,我大部必到!”

  “大名府有岳飞等兄弟在坚守,不得不救,何况大名府还是内黄屏障,卢俊义,我命你带唐斌前往救援,另外我再让李应、史进二人助你,两个师两万人加上大名府本来就有的守军,应该足以击穿守在大名府下的金兵了。”

  “其余将领,各守本寨,等待我的将令!另护卫舰队做好后勤运输,不得有误!”

  开封的气氛此时比前些时候要放松了一些,黄河有大军守卫是其一,更重要的是,西军的援军到了。

  开封城门大开,李纲站在城门口,一大队兵马从远处出现,人吼马嘶,一股悍勇之气冲天而来。

  只见这只兵马,为首一员老将手持大刀,背后一杆大旗,上书一个种字,后面跟着几员大将,各树旗号,有折,有姚,均是西军将门,再看兵马,骑兵居多,足有数万,浩浩荡荡,如同蟠龙。一眼看去足有数万。

  “下官李纲,见过老种相公!”李纲早就仰慕钟师道,当先拜下,钟师道心中感动,也拜下道“末将钟师道,见过李大人。”

  二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李纲指着西军道“有如此兵马,开封无忧矣,还请诸位和我去见官家,官家已经在宫中等候多时了。”

  李纲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钟师道抚须道“金兵突至,此战对金军是再快,对我军便是再慢,想来各路勤王兵马都已快到,金兵犹豫一日,我军胜算便增加一分。

  我已经在各地张贴告示,说我带了西军百万前来勤王,想那完颜宗望恐怕得知后也要犹豫数日不敢进兵了。”

  众人入宫,赵桓早已等待多时,诸多大臣分列左右,李纲带着钟师道等人朝拜过后,赵桓立刻问道“老将军此次带来了多少兵马?”

  钟师道看了一眼李纲,大声说道“末将此次共带大军十万,先头部队一万已经进城,后续兵马不日就到。”

  众人顿时大喜,一片吐气之声,李纲不由高看了钟师道一眼,知道他这是在安满朝的心,这时,一个内官急急忙忙进来报道“启奏官家,原燕山府都监武汉英宫外求见!”

  “什么?武汉英回来了?”赵桓一惊,看向边上的耿南仲,耿南仲出列道“武汉英必是从金军中来,正好招来得知金军虚实。”

  赵桓点点头,让人带武汉英进宫,不久,武汉英进殿拜道“罪臣武汉英拜见官家。”

  “武汉英!听闻你已经受了金国官位,你还有什么脸面回来见官家?”吴敏第一个出列大声喝道。

  武汉英看向赵桓道“罪臣一心为国,燕山府陷落,罪臣不过是效仿朱序罢了。”

  武汉英立刻回道“罪臣一直在完颜宗望军中,对金兵虚实知晓七八,此次东路金兵统帅为完颜宗望,自得了燕山府等地降军后,此时拥兵十余万,战将上百员,均为能征善战之兵,悍勇多智之将。”

  李纲吃惊的看向赵桓,赵桓却不看他,武汉英点头道“如能击败金军,谈和自然是可能的。”

  武汉英又细细说了金兵一路南下的细节,当听闻金军的凶悍时,赵桓等人都深有惧意,钟师道看的暗暗摇头。

  李纲先介绍道“京城禁军经过我的清点梳理,有可用之兵四万五千,另有各地勤王兵马近十万,城中钱粮军械无数,可给城内一年之用。”

  种师道点头叹道“高俅无能,败坏我禁军啊,我等带来了八千骑兵,但我路上已经写信给马忠、范琼,这二位都是大将,想来不日就到。”

  钟师道点头道“金军虽有十万,但我勤王兵马已近二十万,我守敌攻,不用惧之,当扼守关隘渡口,待敌军深入后,断绝其运粮后道,以骑兵阻其劫掠,在以重兵逼近其军,坚守不战,步步为营,仿效昔日周亚夫围困七国之战,等其锋锐尽折,便可放其北归,择一地而伏之,可大胜!”

  何灌和梁方平分别守卫在黄河的南岸和北岸,其中梁方平率军七千在浚州驻扎,守卫北岸,何灌率军一万余,守卫南岸。

  浚州渡口在黄河北岸,此处不仅能够供人下河横渡,更有一座浮桥连接两岸,这是最为重要之地。

  此时的梁方平正在和众人喝酒,一将从大门进来,看着这场景,心中叹了口气,来到中间,对梁方平道“梁大人,我军斥候发现有金兵探马出没,还请大人下令备战吧!”

  梁方平抬眼看了一眼,笑道“原来是宋将军啊,宋将军立功心切,我能理解,不过金兵还在大名府呢,恐怕只是一些山贼吧,宋将军多虑了。”

  这人原来是宋江,宋江在梁方平军中还是梁方平亲自点将的,但宋江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到了此处后,梁方平大改其态,不仅仅日日开宴,也对备战之时漠不关心了。

  宋江无奈回到军营,对朱焰等人说梁方平的态度,花荣拱手道“既然梁大人不信,小将愿意去生擒几人,想来有了活口,梁大人就会相信了。”

  宋江点点头,让花荣去办,等花荣离去,朱焰抚须道“大人,还是让众将士准备一下吧,我恐梁大人要临阵脱逃了。”

  宋江不敢相信的说道“这梁大人也非普通宦官,又有黄河天险在,为何要逃?”

  朱焰道“梁大人是何人心腹?太上皇也!太上皇如今在江南,最希望看到的是何事?”

  朱焰叹道“学生也是希望不会如此...且看花将军生擒金人后,梁大人是何表现吧。”

  花荣带着轻骑北向不到三十里,就遇到了金兵斥候,花荣搭弓射箭,射杀三人,生擒两人而还,宋江带着花荣和这二人再去招梁方平,梁方平看着跪在地上的金兵,皱眉不语道“恐是山贼假扮的吧。”

  花荣以为梁方平在质疑他冒功,将一人一手抓起,向前一递道“如是山贼,头皮必是新剃,衣甲也是新制,大人看此人可是?”

  “报!!!”一个军士急匆匆的跑进来报道“报!金军大队人马出现在城北十里处!约有数万人!”

  “什么?”梁方平眼神慌乱了一下,立刻对宋江道“宋将军,你立刻带你本营兵马守城阻敌,我率大军前去守卫浮桥,如浮桥有失,大事去矣!”

  梁方平看着宋江的背影,抬头看向南方,嘴中喃喃的说道“官家,老奴尽力了!”

  “快撤!快撤!!”梁方平大声的叫道,数千宋军乱成一团,争先恐后的向南奔去,不断有兵刃和衣甲被军士丢到河中,在南岸刚刚得到消息的何灌看着这个场景,气的白发都快倒立了起来。

  “给我拦住他们!快!”何灌大声喊道,但溃兵如潮,哪里拦的下来,甚至有的溃兵为了求得生路,开始和何灌军拔刀相向。

  可笑的一幕出现了,何灌和梁方平的军队都是开封的禁军,两边都认识,不少人互相对骂了起来,刀枪并举,就是不动手,何灌看到梁方平也过河了,一跺脚说道“罢了,快烧桥!不能让金兵过来!”

  “金兵来了!!”何灌看向远处,果然看到冲天的火光,那火光急速向浮桥冲来,甚至隐隐约约中还可以听到惨叫声。

  “阉贼!要逃就逃,为何连个殿后的都不留,黄河完矣!!”何灌哀嚎一声,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已经乱成一团的军士听到金兵已到,连回头看看的勇气都没有,何灌看着如同潮水一般后退的宋军,叹了口气,虽然他已经努力在训练这些禁军,但这些由小贩、工匠组成的军队,实在没有作战的勇气。

  片刻后,黄河两岸居然没有了一个宋军,那座浮桥都是割断了事,没有被彻底烧毁。

  完颜宗望的先锋蒲察、绳果收罗了半天,找到了十余艘船只,但一次只能运不到一千人,但当这一千人胆战心惊的靠岸时,惊讶的发现没有任何人来阻拦他们,黄河天险自此彻底被破。

  完颜宗望听闻已过黄河,急忙亲自来到黄河边,当看到黄河浮桥时,叹道“如宋有一良将,分守南北,以此为勾连,吾等如何能过此河啊。”

  黄河失守的消息随着溃兵很快传到了开封,整个开封顿时乱成一团,赵桓紧急召李纲等人议事,种师道抚须安慰道“官家安心,黄河虽是天险,但本就不可久守,自古以来只有守江淮成功的,没有守黄河成功的,故而此在末将预计之内。”

  种师道心中暗暗叫苦,他的确想到过黄河会失守,但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快啊,他原本还准备埋伏一支骑兵,待金兵渡河的时候半渡击之,可能自己是真的老了,兵贵神速的道理却是忘记了。

  “不许进!告诉他!未战而退,可为人臣乎?让他守在城外!金兵来,也要他第一个上!”赵桓不假思索的怒吼道,他的确很生气,因为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次的黄河溃败不简单,虽然不知道何灌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但他不敢冒险。

  说完何灌,继续军议,李纲上言道“官家,如今勤王之兵聚集,兵家忌分,非节制归一不能济。愿敕两将听臣节制。”

  这是要求赵桓将所有军权托付给他,赵桓顿时心中一蹬,他可是想着西军和李纲互相制衡的,他抚须道“师道老而知兵,且职位已高,与卿同官,不可轻辱。”

  得,这是说李纲要是在种师道之上是对种师道的侮辱了,一句话瞬间将二人合一的可能性消灭了,倒是干净利索。

  随后,赵桓封种师道为宣抚使,和李纲同权,又令姚平仲为都统制,分种师道军权,自此,原开封禁军归行营司掌管,李纲负责,四方援军为宣抚司掌管,种师道负责,但具体将帅又各有统领,开封的军权瞬间四分五裂,无法统一指挥了。

  次日,开封府上报,原太傅王黼被盗贼所杀,赵桓哭了一场,对众人说怕对太上皇无法交代,令人报于江南。

  王黼的死只是开始,太学生陈东见王黼被杀,认为时机已到,继续上书要求赵桓处决留守在宫中的梁师成。

  梁师成当年帮助过赵桓,赵桓原来还想留着梁师成,但黄河无故溃败让他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他迫不及待的要将赵佶留在开封的亲信剪除。

  梁师成也没想到自己当年那样维护赵桓居然会落到如此下场,他被发配出开封不到二十里,就被暴毙于驿站当中。

  梁师成的被杀进一步燃起了陈东等人的激情,这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太学生聚集在一起,准备进一步发出自己的声音。

  秦桧看着陈东等人一步步走向疯狂,不敢再待在太学,想办法调离太学,正好原来秦桧在朝会中说过主战的话,李纲启用其在身边辅助兵事。

  开封城内,李纲和种师道做出了最后的部署,其实李纲和种师道也明白赵桓的用意,只是明白是一回事,当真能放弃手中的军权听从平级的另外一人指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只兵马不过四千人,却人人有马,原来董平出动的时候为了快速突击,带了四千战马,还匀给了徐宁两千,徐宁的镰钩枪兵虽然不是骑兵,但上马还是可以的,这四千人在得到金兵已经从黄河边出发后,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开封府。

  “徐师长,这牟驼岗到底有多少物资,侯爷那样子可不是一般的在意啊。”董平好奇的问道。

  徐宁轻抚得胜钩上的镰钩枪说道“这牟驼岗说起来还要从前朝说起了,昔日柴荣曾经有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的三十年宏志,要知道当年后周的敌人主要有二,一是南唐,二是契丹,南唐要水军,契丹要马军,后周时期,还是兵强马壮者当之的时代,柴荣也不敢将马军这样的精锐放在其他地方,便将牟驼岗定为马军驻扎之地,这就是牟驼岗养马的开始。

  随后到了本朝,本朝历代官家都将牟驼岗定为最重要的养马之所,经过百年积累,尤其是王相公变法后,至此已经有战马数万,粮草囤积如山,可以说得了此处,我军骑兵最少可以增加一倍。”

  董平听完,眼睛都红了,大声喊道“传我军令!快速行军,不要在意马力,到了牟驼岗,有的是战马给我们用!”

  徐宁哈哈大笑了一声,也快马加鞭了起来,四千军士如同一条莽龙,直奔牟驼岗而来。

本文链接:http://mcles.com/jiazhoushigong/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