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加重处罚 >

上海2015刑法修正案九对敲诈勒索罪罪如何量刑的?

归档日期:09-21       文本归类:加重处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人民法院对“数额巨大”作了具体规定,但对“其他严重情节”法律未作规定,司法解释也未明确予以界定,刑法理论对此分歧较大,更使司法实践对敲诈勒索罪加重处罚的认定难以做到“罪当其罚,罚当其罪”,罪与罚之间应当有一把公正的比例尺,准确界定敲诈勒索罪中的加重处罚情节对区分罪与非罪、轻罪与重罪,保障被告人的人权和实现罪刑相适应都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罪的严重情节是指:(1)敲诈勒索行为引起严重后果的,如引起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等;(2)流窜作案、多次作案,危害严重的;(3)敲诈勒索手段极为恶劣的,如冒充公务员敲诈勒索,以危害社会公共安全为手段的敲诈勒索等;(4)实施敲诈勒索行为的累犯;(5)共同敲诈勒索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6)敲诈勒索残疾人、孤寡老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的财物的;(7)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第二种观点认为,“多次敲诈勒索的;敲诈勒索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因敲诈勒索造成被害人生活困难、精神失常或其他严重后果的。”

  第三种观点认为,“敲诈勒索罪的累犯或者惯犯;是共同犯罪的首要分子;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巨大的;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敲诈勒索的;敲诈手段特别恶劣的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等。”

  第四种观点认为,“敲诈勒索行为引起严重后果的,如被害人自杀等;手段极为恶劣的;多次敲诈勒索的;敲诈勒索累犯;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敲诈勒索的;敲诈勒索的主犯或教唆犯。”

  第五种观点认为,敲诈勒索行为引起严重后果的,如引起被害人自杀身亡,精神失常,逃往异乡的;敲诈勒索的手段极为恶劣、危害很大的;多次实施敲诈勒索行为的;敲诈勒索罪的累犯;他人犯罪知情不举并乘机敲诈勒索的;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敲诈勒索的;共同敲诈勒索的主犯或教唆犯;结伙设置骗局敲诈勒索的等等。

  下面结合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遇到的情况对敲诈勒索罪“其他严重情节”的认定进行分析。

  (一)累犯不宜界定为本罪的加重处罚情节。根据刑法第65条的规定,累犯从重处罚,敲诈勒索罪的累犯只能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而主张将敲诈勒索罪的累犯作为本罪的情节加重犯,适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处罚,应当认为,这种解释违反了刑法总则的规定。“敲诈勒索残疾人、孤寡老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的财物的”,与敲诈勒索正常人的财物,从被侵害的法益客观性角度审视,两者无量的不同,只是前者的场合,折射出行为人的主观恶性更大,因此从刑法的任务和目的角度出发,将此情形规定为从重处罚即可,没有必要规定为加重处罚情节。

  (二)对其它严重情节的界定须与刑法总则的规定相吻合、协调。如根据刑法第26条第1款的规定,组织、领导敲诈勒索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敲诈勒索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主犯,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根据刑法第26条第3款的规定,敲诈勒索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再如根据刑法第29条的规定,教唆他人敲诈勒索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不满18周岁的人实施敲诈勒索犯罪的,从重处罚。因此,无视新刑法规定,将共同犯罪的首要分子、主犯解释为敲诈勒索罪的加重处罚情节不妥当。

  (三)加重处罚情节的界定,须厘清敲诈勒索罪与相关犯罪的区别,实现与其它相关犯罪法定刑协调。如以危害社会公共安全为手段的敲诈勒索的,如“碰瓷”场合,行为人侵犯的是重法益,成立重罪,自然排除轻罪的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法定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而敲诈勒索罪情节加重犯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很显然,将此情节评价为敲诈勒索罪情节加重犯,并没有实现对行为人加重处罚的目的。再如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敲诈勒索的,实际上是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的牵连,按照牵连犯的处理原则即可,没有必要将其作为敲诈勒索的情节加重犯对待。

  (四)流窜作案、结伙作案、惯犯等不宜规定为本罪的加重处罚情节。流窜作案在抢劫罪等重罪都没有被规定为情节加重犯,根据举重以明轻的解释原则,在比抢劫罪轻微的敲诈勒索罪中,更没有必要规定为加重处罚情节;“惯犯”在我国新刑法中并没有具体规定 ;至于“他人犯罪知情不举并乘机敲诈勒索的”、“结伙设置骗局敲诈勒索”,前者属于“黑吃黑”,只是普通的敲诈勒索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定罪量刑即可,后者的场合,也没有必要认定为敲诈勒索罪的加重处罚情节。“行为人的一个行为同时具有欺骗行为和恐吓行为的性质,对方同时陷入认识错误与产生恐惧心理,可以认定为诈骗罪与敲诈勒索罪的想象竞合犯,以一重罪论处。但是如果行为不是同时具有诈骗与恐吓性质、对方同时陷入认识错误与产生恐惧心理,则不能认定为诈骗罪与敲诈勒索罪的想象竞合犯。行为人仅实施欺骗行为,使被害人陷入认识错误并产生恐惧心理的,只能认定为诈骗罪;行为人仅实施恐吓行为,被害人虽陷入一定认识错误,但完全或主要基于恐惧心理交付财物的,宜认定为敲诈勒索罪,不能认定为诈骗罪与敲诈勒索罪的想象竞合犯;行为人同时具有欺骗与恐吓性质,对方仅陷入认识错误并基于认识错误处分财产,而没有产生恐惧心理的,宜认定为诈骗罪;行为同时具有恐吓与欺骗性质,对方仅产生恐惧心理并基于恐惧心理交付财产,而没有陷入认识错误的,宜认定为敲诈勒索罪。”

本文链接:http://mcles.com/jiazhongchufa/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