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假阵地 >

亲历者说|难忘的上甘岭战役

归档日期:11-22       文本归类:假阵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张计发,1926年12月生,河北省赞皇县人。1945年6月参军,1947年1月加入中国。先后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荣立特等功4次、一等功2次。

  1952年,朝鲜战场呈现胶着态势。这一年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向我军发起了“金化攻势”,作战双方在约3.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陆续投入作战兵力共10万余人,这场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10月14日凌晨3点半,上甘岭战役拉开序幕。当时,我因为负伤在师部医院住了七八天,回到部队后,我所在的七连已经参加战斗,所以我没能赶上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战斗。我在团部待了没几天,七连就撤下来休整了,参谋长命令我继续带好这支队伍。

  10月30日,上级下达朝鲜战场中线决定性反击命令,七连的任务是参加上甘岭战役第三阶段的战斗,夺回五圣山东麓咽喉的上甘岭597.9高地表面阵地。受领任务后,全连整装待发,直奔上甘岭。

  进攻时间定在当天夜晚10点,战斗的目标是把阵地夺回来,全面恢复我军对597.9高地的表面控制权。战斗顺序是炮兵先打三个急袭:第一个急袭10分钟,主要是对目标阵地破坏性的摧毁,然后停10分钟。第二个急袭还是10分钟,停5分钟;四连在最前沿的坑道内,距敌最近,这时在炮火停止后组织几个人出来,连冲带喊带打枪,给敌人造成我们发起冲锋的假象,诱敌展开进攻,佯攻的时间不超过1分钟,立即撤回。第三个急袭就是铺天盖地地打过去,还是10分钟,目的是消灭跑到阵地上的敌人。三个急袭后,表面阵地上的敌人和工事基本上摧毁70%以上。

  炮火之后,随即发起冲击。上级要求第一批冲击的连队要跟着炮弹上,宁可让掉队的炮弹打倒我们一两个自己人,也不准敌人从坑道里出来,不给他们还击的时机。

  按计划,四连第一批冲击,跟着炮火上,把敌人堵在工事里,在工事里将其消灭,阵地就会很顺利地夺回来。如果四连拿不下阵地,则六连强攻把阵地拿下。如果六连没有力量坚守,这时七连顶上去,目标很明确,无论如何也要占领阵地。

  可是四连指导员沉不住气,提前1分钟下令冲锋。就这短短60秒的时间,三四十个人被打得失去了战斗力,十几个人倒下了,剩下的20来人根本没法继续进攻。四连没有按预期将敌人堵在工事里。敌人冲了出来,这给我们下一步的进攻带来很大困难。

  六连只好提前发起冲锋。受敌人火力压制,伤亡很大,六连长万福来也受了重伤,六连没有拿下阵地。

  此时,敌人已经得到充分的喘息,情况更加严峻。我方没有炮火支援,只能靠手中的武器冲击,而此时敌人火力已全面展开,压得我方无法还击。

  紧急关头,负责指挥的二营参谋长张广生派人把我叫到4号坑道。我刚进坑道就看见万连长躺在那里,满脸是血,但意识清醒。见我进来,他指指里面,大概是想告诉我参谋长在里面等我。参谋长见到我就说:“六连伤亡很大也没上得去,你们连赶快上,不惜一切代价把阵地拿下!”

  我接受命令后急忙向外面走去,带上七连战士往上冲,敌人后续部队也在往上冲,狭路相逢,拼的不仅是武器,还有胆气。

  突击排的战士端着冲锋枪,冒着枪林弹雨硬是冲了上去,一梭子子弹打完了,接着就是一排排的手榴弹投了出去,然后又是一梭子子弹、一排排手榴弹。敌人被我们的气势吓退了,我们终于占住了山头。

  但没过多久,敌人趁我们立足未稳,立即组织力量反扑。只见黑压压一片锃亮的钢盔,臭虫般密密麻麻地向阵地扑来,我们拼全力反击。

  我连突击排连续冲了三次才把整个阵地占领。随即三个排都上到了阵地,火力得以全部展开,冲着四面一齐开火,彻底把敌人给压了下去,稳固了阵地。

  至此,我们一举恢复了1号、3号、9号阵地,恢复了597.9高地上主要阵地的控制权。

  我们占领597.9高地表面阵地后,敌人开始了疯狂报复,每日落弹十几万发,表面阵地2米多厚的岩石被打成了粉末,所有的工事自然也荡然无存。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要守住阵地真是非常艰难。为了保存实力,我命令大部分人撤进坑道,阵地上只留一小部分人观察,只要发现敌人开始进攻,部队立即运动到作战位置进行回击。

  为了激励战斗情绪,党支部提出“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为祖国争光!为祖国人民立功!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累好人,一人为整体负责!”等一系列战斗口号。上阵地前,营长给我们传达了上级指示:只要在表面阵地上坚持24个小时,不管是个人还是单位,都要给予一定的荣誉称号。我教育大家为荣誉而战。

  31日下午4点钟,七连加上三连后续补上来的战士,有战斗力的不到30人。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敌军300多人向我们扑来。我万分焦急,赶紧向团长请求支援,可是团里各部队都在阵地上,团长急得团团转。

  按照师部原先的战斗部署,我们一三五团攻下阵地后,八十七团应在31日晚上接替我们。可现在天还没黑,我们的人就快打光了。团长赶忙给八十七团团长打电话,请求他们提前上阵地,但八十七团团长坚持要按照师里的部署行动,因为白天炮火重,上到阵地损失大。

  敌人显然是不愿夜战,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力在天黑之前速战速决,一举夺回阵地。他们几百人一起往上冲锋,黑压压的一片,源源不断地向阵地拥来。

  在这危急关头,我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管炮兵的副师长唐万成。我马上命令步话机员接通电话:“副师长!副师长!王八上来了,我们还剩二十几条了!”“王八”是指敌人,“我们二十几条”是隐语(意思是我们还有二十几人可以战斗)。因为步话机是明码通话,敌人也能听到,不能暴露我们的实力。

  “300多,就快要爬到我们9号阵地上来了!请求炮火从9号阵地100米处开始往下压。”

  炮弹呼啸着飞上阵地,一阵电闪雷鸣,200多个敌人炸死在了阵地上,一只“王八”也没爬上来,我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在炮兵兄弟的支援下,我们坚持到了傍晚。

  当天夜晚8时许,八十七团一位副排长带领一个班赶上来了。这个班的兵力对我们来说,可真是雪中送炭。战斗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我清点人数后发现,除了我们七连8人之外,八十七团上来的人也寥寥无几。

  算算时间,后续的部队应该就快到了,我们应该可以坚持到那个点。于是,我对八十七团副排长说:“谢谢你们的支援,现在敌人的进攻少了,你们赶快回去向你们团长报告这儿的情况吧!”

  刚送走八十七团的同志,我们团的通信员就到阵地上来了,他带来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们七连已经圆满完成战斗任务。通信员接着说:“团长命令,你们一个排留下一个人,你留下,再留一个通信员给后续部队当顾问,其他的都撤回去。”

  我说:“你赶快报告,我们就剩下8个人了,我的意见是要么都不下去,留下来继续战斗;要么我一个人留下,他们7个都下去。”

  过了半个钟头,通信员回来说:“首长同意张连长你的意见,你一个人留下,他们都回去。不过有一条,凡是上来的部队都归你指挥,但是丢了阵地也由你负责!”

  次日1时,十二军九十一团三营八连奉命上来守卫阵地。按照原先的部署,大部分人撤进坑道,根据敌情变化灵活调动兵力,在有效保存自己的同时,大量消耗敌人,我和九十一团同志又战斗了24小时。

  至此,我在阵地上已经打了三天三夜,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通信员私下将我的情况报告给了团长,团里派我们连副指导员来到阵地,换我下去休息。

  我内心并不想下去,虽然三天没吃没喝,但是精神高度紧张,竟然一点也不累,感觉身上都是力气,还可以继续战斗。但是,上级命令我下去是对我的关心和爱护,也是对副指导员的信任,我不能再多讲。

  当天夜里10点左右,我开始动身出发。临走前,我到小坑道里拿了5支崭新的卡宾枪。这是我们在战斗中缴获的,有一整箱,都没有用过。我心里盘算着,带回去给我们连3个通信员一人一支,再给营里两支。

  说来也怪,正当我往回走的时候,突然觉得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居然挪不动了。于是,我一咬牙,狠狠心,扔掉了一支枪,后来又扔掉了两支,只带回来两支。

  从597.9高地上撤下来后,我先向营、团首长汇报战斗情况,然后回到连队。全连的同志一起来迎接我,见到他们我心里感到暖烘烘的,经历了一场生死与共的战斗后,我们的感情又一次得到升华。

  后来,我们七连被授予集体一等功,我和指导员分别被授予一等功,军党委授予七连“攻的勇猛,守的顽强”光荣称号,授予我“军政双全的好连长”荣誉称号,并在全军通报表扬。

本文链接:http://mcles.com/jiazhendi/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