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假阵地 >

3个德械精锐师怎么会攻不破几千名轻装日军海军陆战队把守的虹口

归档日期:08-21       文本归类:假阵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军八字桥附近警备部队是陆战队第3大队,配备150毫米重迫击炮4门,步兵炮2门,还有坦克装甲车共5辆。

  中部警备队陆战第6大队,第2大队,配备150毫米重迫击炮,小口径机关炮2门,步兵炮2门。

  预备队包括陆战队第4大队,第8队等,配备120毫米150毫米重型榴弹炮共8门,山炮4门,高射炮4门。

  日军分段防守,没每处都有坚固工事,由一个大队或者半个大队(500到1000人)配合部分重武器防御。

  日军在上海兵力虽然只有1万多人,但他们阵地后方几公里处就停有日军强大的第3舰队,外面还有4艘日军航空母舰和台湾等地固定机场的日本数百家飞机的支援,就火力上来说,远远强大于进攻的87师和88师。

  所以开战之初,必须先发制人削弱日本海空军的威力,突袭日军军舰和航空母舰。

  14日开战同时,日军就已经下令从台北和海上的四艘航空母舰上使用飞机轰炸中国空军在华东的各大机场。

  可惜老天不帮他,当时正是东海的台风季节,海面上大风大浪,日军凤翔,加贺等航母上甲板剧烈晃动,根本无法起降飞机,因为他们的一百多架飞机就无法立即支援。

  最终由台北的第1联合航空队司令官户冢道太郎大佐下令出动空军轰炸,新竹机场的18架日本飞机分两路攻击杭州和皖南的广德机场。

  其中轰炸杭州机场的9架飞机在飞越台湾海峡时遭遇台风袭击,3架飞机迷航被迫返回,最终只有6架飞到杭州机场。

  当时高志航为首的第4空军大队主动请缨赴上海作战,被批准后,他们这个大队刚刚从河北周家口机场飞到杭州机场附近。

  飞在最前面的第4航空大队大队长的高志航的座机刚刚降落还不到5分钟,人还在跑道上,突然机场预警部队发现偷袭的日军机群。

  当时其他飞机还没有赶到,而驻守杭州机场的寇蒂斯A-12雪莱克攻击机已经起飞去上海之行轰炸任务了。

  当时杭州机场除了高志航这个中队的几架美制霍克3战斗机以外仅有几架教练机,根本没有还击的力量,而霍克3战斗机刚刚着陆,连油都没有来得及加。

  就在日机飞到杭州机场上空时候,第4大队剩余李桂丹,毛瀛初这两个中队飞机刚刚着陆,高志航一面驾驶飞机起飞,一面向他们大声呼喊,让他们立即起飞,不要降落。

  第4大队是国军空军中最强的一支部队,高志航他们也是当时中国空军中水平最高的飞行员。

  两军一场激战,6架日机中2架被当场击落,2架被重创,只有2架赶忙扔下炸弹后逃走。

  回程途中,被击伤的2架日机由于伤势过重先后坠毁,中国空军第一仗获得了4:0的成绩。

  之后两日中日空军继续激烈激战,中国空军飞行员极为勇敢,以高志航为例,这几日每天仅仅休息1,2个小时。

  14日,15日中国空军先后击落击伤24架日本飞机,同时拼死轰炸了日军军舰,日军阵地等目标,对地面部队的进攻起到了一定的支援作用。但中国这边也有一定的牺牲。

  17日,第5大队阎海文驾驶座机奉命轰炸日军阵地。他的飞机是从美国购买的寇蒂斯A-12雪莱克攻击机,这种飞机性能平平,最高时速仅仅为200多公里,但可以超低空轰炸,投弹较为准确,当时国军装备了20架这种飞机。

  阎海和战友们将炸弹全部仍在敌军阵地上,但返航时却在虹口地区上被日军高炮击中,一个机翼当场脱落阎被迫跳伞,却他当时的位置是在日租界上,最终降落伞不幸飘入日军阵地。

  日军发现一个飞行员落入他们阵地,就立即出动几十人四面包围过来,试图活捉他。

  当天出击的飞行员名单中并没有他,但当时日军阵地非常坚固,国军进攻部队奋力冲击,伤亡惨重,真是生死关头。阎海文不愿在这种时候留在后方休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当时第五大队长王倬才勉强同意让他架机一同出发。

  阎海文本人刚刚落地,日军就已经离他只有几十米远,他立即拔出佩戴的两把手枪向日军射击。

  由于日军认为这个中国飞行员被四面包围,又是在日军阵地,根本无路可走,肯定会投降。所以日军根本没有准备,结果一下子被阎海文击倒数人。

  此时日军军官让翻译对阎海文喊话,声称他是空军不是陆军,日军优待空军俘虏,只要他投降就可以活命。

  而这边阎海文检查弹夹,发现两把枪中一把子弹已经打完,另一把也只剩一发子弹,已经无法继续射击。

  当时周围的日军都目睹了阎自尽这一幕,又通过翻译知道了那句话的含义,都非常的钦佩。

  日军内部一向认为临死不屈,杀身殉国为真正的英雄,而英雄不管是哪国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此时虽然阎海文是敌人,不过日军对阎也非常尊敬。他们全体对着阎的遗体三鞠躬,并且将其安葬,还树碑为:中国空军勇士之墓!

  阎海文殉国后,日军士兵检查器衣服,意外的发现在他的飞行帽中有一个纸片,写着南通市的一个地址和一个叫做刘月兰的名字。

  这一行字显然是女性的笔记,应该是这个刘月兰女士写给阎海文的。但周围的战友都不知道阎海文谈过恋爱,可能这是他一个秘密的恋人,而且肯定是在热恋中。所以阎海文从事危险的空战时候,还将她的笔迹放在飞行帽中去。可惜年他仅22岁就光荣殉国,这段恋情也就不可能继续了。

  阎海文是轰炸日军阵地时被日军高炮击落的,当时他的寇蒂斯A-12雪莱克攻击机速度很慢,一旦低飞很容易被高炮击中,但不低飞就不可能准确炸中日军目标。

  其实8月14日当天中国空军冒着台风起飞,连续出击3次,第一次以3架战斗机掩护,轰炸了上海日本陆军陆战队司令部,但效果并不好,250公斤炸弹根本炸不动坚固的水泥钢板墙。

  之后分别由5架,3架的机群轰炸了黄浦江的日本军舰,其中主要目标是旗舰出云号巡洋舰,因为他的火炮威力最大,对地面进攻的国军部队威胁最大。

  但由于炸弹威力太小,仅仅将出云号这艘装甲巡洋舰炸成轻伤,后来使用鱼雷艇冒死突袭,也只是将出云号炸轻伤。

  8月19日,第2大队分队长沈崇海又一次轰炸出云号,但出云号大量高射火炮和高射机枪。沈崇海座机在准备轰炸时,不幸被高炮击中,机尾冒出黑烟。

  实际当时这架飞机并没有被重创,只是轻伤而已,沈崇海完全可以选择在长江或者附近空地迫降。

  但目睹出云号舰炮对国军步兵的巨大威胁,他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去重创出云号。他随后命令同机的飞行副手陈锡纯立即跳伞,由他自己架机去冲撞出云号。

  于是两人驾驶座机携带着一枚炸弹,以自杀式的冲击,一下子重重的撞击到出云号上。

  而出云号因为这次意想不到的袭击被重创,如果他是一艘装甲厚度较弱的轻型巡洋舰或者航空母舰,估计当场就沉默了。但它由此也被迫驶离黄浦江到后方修理。作为第3舰队重炮最多的巡检杨,它的对地火力支援任务也停止了。

  在沈崇海殉国的第二天,日军上海的海军陆战队总司令率领大川内穿少将在汇山码头向全体海军陆战队军官训话说:过去在日俄战争时期,大和民族勇敢不怕死的精神何在?现在都被中国的阎海文,沈崇海夺去了。虽然他们是敌人,但是真正的军人,是英雄!

  虽然打的如此惨烈,但中国空军的力量不强,当时可以使用的作战飞机只有200架,性能都很差,

  比如最先进的霍克3战斗轰炸机,居然还是一战时期的双翼结构,按照当时来说已经是淘汰的产品。而至于意大利的垃圾菲亚特飞机,甚至正常的起飞降落中都会突然失控,飞上天也是做日机靶子的。

  就这些飞机还分别从德意美各国购买而来,自己无法生产,打一架少一架,打掉了就无法补充。

  而日军当时一线架飞机的能力(这还是战前的数据,战时数量还翻了好几倍),双方实力是明摆着的,中国空军只能凭借勇气暂时阻挡日军的进攻势头。

  ------------------民国空军最厉害的战斗机霍克3,这种飞机在当时也是性能平平的飞机。它的最大速度仅有360公里/小时,装备1挺12.7毫米机枪,1挺7.62毫米机枪,还是落后的双翼结构。可以说,中国空军实力很弱,此次为了支援地面的战友甚至不惜采用架机撞击的办法,也算拼尽了全力。日军轰炸机战斗机数量众多,飞机性能和飞行员的训练都优于中国空军。中国空军中一批骨干,也就是粤军飞行员在1年多年,跟中央军还是敌人。

  而且由于自身力量太弱,中国空军根本无力去轰炸日军台湾基地或者日军航空母舰编队,因为对于日本空军的打击只能处于不利的防御地位。

  但为了支援地面部队,他们尽一切力量去轰炸,为此逐步消耗殆尽。实际上开战一个月后,中国空军的轰炸机和攻击机基本已经消耗光了,只剩下所谓的战斗轰炸机,也就是可以携带小型炸弹的战斗机,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地面打击的功能。

  至于中国海军战斗力更弱,他们只能通过鱼雷艇偷袭这种战术对日军进行突袭,正面对抗时绝对不可能获胜的。

  甚至根据当时日军估计,出云号巡洋舰单舰就可以不费力的击毁中国海军最有战斗力的4艘巡洋舰。日军一个第3舰队消灭整个中国海军绰绰有余!

  所谓八字桥其实根本没有桥,只是一条小水沟上的一个通道而已,长不过10米。这种小桥在任何一个南方大城市都有几百座,根本不起眼。

  八字桥地处国军闸北的南北阵地中间,如果我军控制则可以成为最好的前进基地,如果日军控制则切断我军阵地之间的联系,是兵家必争之地。

  88师其中一部分骨干参加过128会战,深知八字桥的重要性,所以立即派出一部试图抢先占领八字桥。

  但日军这边也不是傻瓜,他们也有128战役经验,所以同样派出一部试图强占八字桥。

  两军前哨在八字桥附近遭遇,当时为8月14日下午15点左右,日军见国军已经登上八字桥,立即抢先射击,我军伤亡数人,随即这个第一营在易瑾少校领导下愤然还击,由此打响了813淞沪会战的第一枪。

  这次交火双方各伤亡数十人,都没有能够占领八字桥。后来国军一度控制八字桥,后来又被迫撤退。两军由此在八字桥附近激战两个多月之久,八字桥成为谁也无法控制的一个界标。

  与此同时,得知八字桥已经打响的张治中将军在14日15时下达总攻命令,以88师向东进攻北火车站、八字桥、持志大学一线师向南进攻新港、金家宅、沪江大学(黄浦江西岸)一线时开始国军的炮兵和地面部队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国军首先以150毫米重炮向日军各据点猛烈开火,重炮弹纷纷落在日军的据点上。150毫米火炮威力还是蛮大的,没有修建坚固工事的日军据点在国军重炮打击下纷纷粉碎。

  日军在国军炮兵和步兵的猛烈打击下,遭受相当的伤亡,在开战之前日军抢先占据的众多据点由于没有来得及修筑坚固工事,仅有一些街垒和土木沙包等临时工事,全部被重炮击的粉碎。

  国军步兵在弹幕掩护下冲锋,当天收复之前全部失地的持志大学、五洲公墓、沪江大学、八字桥并且深入日租界。

  虽然一度进攻比较顺利,但国军突入日租界以后,则遭遇日军防御核心区域的坚固工事,也就是虹口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一线。

  让张治中没有想到的是,国军手上这24门30年代最先进的的是火炮,却不能击毁日军核心阵地的坚固工事。

  以海军司令部为例,本来就是钢筋水泥结构的半要塞型工事,战前又经过精心加固,关键部位除了增加钢筋水泥以外,更加上大量厚钢板。不要说150毫米榴弹炮的榴弹,连203毫米榴弹炮也可以抵挡。

  显然,日军从德国方面知道国军购买150毫米重炮以后,虽然无力阻挡希特勒,但也由此做了准备。

  当时国军炮兵回忆:这是我在813战场上所经历的一个终生难忘的场面。我随着重炮3营5连到虹口进入阵地,炮弹准确命中目标,爆炸的大火似乎与大楼的灯光同时消失。但由于我们的炮弹火力不够,目标没被摧毁,敌人开始藏匿。

  但其实也并非就是没有办法,如果当时这些重炮配有烧夷弹,穿甲弹,还是有可能对击毁这些工事的。但德国方面并没有卖给中国,看来日本人的阻挠起到了作用。

  另外还有个办法,就是把后方10公里外的重炮部队开到一线,用重炮抵近射击,或许能够击毁这些工事。

  但首先国军炮兵没有这种射击技术,其次就算有这种技术,在日军如此猛烈的舰炮和轰炸下,将一门重达7吨的火炮移动到第一线,也完全是痴人说梦!

  由于国军最有威力的重炮无力摧毁海军司令部,也就无力摧毁日军在上海的指挥中枢,下面只能靠步兵一点点的强攻才行了,这些对未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除了战前没有仔细研究重炮以外,张治中还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他认为以87,88师的精锐程度和多达近3万人的兵力,攻击日军正规军5000人,非正规军5000人的部队还是有把握的。所以他轻率的将两个师分散在日租界东西两边使用,也就等于国军每个师1万人对付日军守备部队5000人。

  由此,国军这边兵力分散开了,战斗力就无法集中,短期内不可能有决定性的突破,自然陷入了苦战中。

  当时日军核心阵地都在虹口区,背靠黄浦江这条水上生命线,从汇山码头为起点沿着吴淞路,北四川路到江湾路虹口公园附近的日本上海特别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为终点,一字长蛇阵摆开。

  日本海军陆战队曾经在128战役被国军重创过,他们心有余悸之下在虹口修筑了非常坚固的永久型工事。

  一线阵地的核心部分全部为钢筋水泥结构构成的碉堡配合加固过的老式建筑,配备大量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等武器,实战中形成一个完整的火力网,同时还有大量坦克装甲车所谓游动火力支援。

  日军一线防御阵地的核心火力点为重机枪,其他都是辅助火力。日军九二式重机枪重量很大,有55公斤,是二战中最重的重机枪之一,但射击非常精确,火力持续性也不错,直到解放战争期间,解放军还大量使用这种重机枪。在这种防御战中,重机枪无需转移阵地,重量的缺点也就可以不用考虑。

  但九二式重机枪是水冷式,又不可以更换枪管,往往射击几百发以后就必须暂停射击,所以这也给了国军一定的机会。

  除了重机枪以外,日军还有大量轻机枪,掷弹筒,步枪,迫击炮等武器构成另外一个包括直射武器和曲射武器的完整火网,想突破也是极为困难的。

  二线阵地则配备着大口径迫击炮,榴弹炮,高射炮等重武器,这些都是可怕的支援火力。

  尤其是日军大口径迫击炮和野战炮,由于战前已经经过射击区域的仔细测量,这些火炮射击非常精确,威力有很大,造成进攻国军相当大的伤亡。

  除此以外,黄浦江上还有强大第3舰队的数百门大口径舰炮,随时可以提供火力支援。日军舰炮的威力巨大,又可以灵活机动在黄浦江上移动,国军火炮是无力将其击毁的。

  更惨的是,黄浦江是日军舰队肆行无忌,可以随时运送增援军队和弹药补给,由此日军后勤也没有什么困难,不存在被长期围困后无法作战的情况。

  另外还有300多架日军飞机在后方整装待发,该日已经多次出击,加上守军也有上万人。

  现在一般认为,城市战中,如果没有受过专门训练,即使再精良的军队也会遭遇极大伤亡。斯大林格勒的德军,柏林的苏军都是好例子。

  当时国军奋勇出击,之前他们仅仅受过简单的城市战训练,实际上打起来完全靠老兵的经验。

  在重炮和飞机有限的掩护下,王敬久87师,孙元良88师的国军将士蜂拥出击,一时间杀声震天,到处都是国军士兵在冲锋。

  八字桥一带首先是一场对攻战,88师和日军在八字桥遭遇交火的时候,日军第1大队和第3大队在炮兵和坦克的掩护下进行增援。

  88师官兵全线出击,机枪子弹和迫击炮弹如雨点一样砸向日军,日军对国军火力准备不足,一下子被砸傻了。

  当时一度国军火力压制住了日军火力,随即国军全线师士兵提着刺刀冲锋的影子,日军前线临时阵地很快被攻占,剩下部队被迫退入民房等核心阵地死守,做节节抵抗。

  老上海租界的房子多是洋鬼子修建的,欧式墙壁都比较坚固,大部分是厚重的石料支撑。日军还特地在战前做了加固,当时国军150毫米火炮可以击毁部分墙壁,但无法彻底击毁一栋房子。

  -----------------日本虹口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大家可以看到这栋建筑物是很坚固的。战时关键部位全部经过水泥钢筋和钢板的加固。日军背靠军舰和空军的强力火力支持,加上自己步兵轻重武器形成一个完整的火网,短时间内想攻破是很困难的。下面这种迫击炮在日本守军来时完全是小玩意,但对于国军来说就是进攻的重武器了

  日军以民间和坚固阵地固守,火力强大,如果己方火力压制不住,冲锋上去的战士一个也别想活。

  当时国军老兵回忆,这种打法冲锋之前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如果一次冲锋下来还没有死,就算祖宗积德,就当爹妈又生了一次。

  一时间,国军挺着步枪瞪着眼睛往日军阵地冲,后来干脆扔掉步枪,光拿着几个手榴弹冲,后来干脆连手榴弹都不带,脱光了上身拿着大刀冲。

  有些日侨义勇队的男人平时都号称武士道精神,很见到这种场景不觉就吓尿了裤子。

  日军从民房内射出猛烈的炮火,国军也用轻重机枪火力猛烈向民房射击,压制住日军火力。

  当时有的人刚从窗户抬了一点头,砰一声,一发子弹穿透钢盔就死了,十几米内,钢盔是挡不住子弹的。

  日军防守也是非常顽强的,歪把子轻机枪无法更换枪管,很多机枪全部打红了枪管无法射击,日军机枪手就拿起射击副手的步枪射击,国际上一般认为日军防御能力比进攻能力要强大的多。

  但国军进攻士兵根本不怕死,一个班10几个人当街冲上去,一顿机枪扫射下来,全部倒在街上了。

  后面个一派再冲,又一顿扫射,又全部倒在那里了。后面再用一个连冲,不当街冲了,沿着街角冲,直到冲进去为止。

  这样连续冲锋,只要有一部能够冲到日军固守的民房外,就立即朝窗户里面扔手榴弹或者集束手榴弹,接着破门破窗冲锋进去。

  当时进攻国军德械部队每个士兵那一只步枪,200发子弹和4到8枚手雷,到了后来有的士兵光带手榴弹,因为步枪在巷战中用不上。

  一旦冲进屋子以后就是拼刺刀,拼枪托,来不及的就用手榴弹砸,用钢盔砸(当时的钢盔比较重),总之就是硬碰硬的干。

  日军防守八字桥一线人,一个中队长被击毙。由于眼见守不住,司令大川内穿急调第6大队前往增援,才勉强守住了阵地。而其他阵地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在国军猛攻纷纷失守。

  其他各线国军在重炮掩护下,连续攻占日租界虹口区的爱国女校,粤东中学,日海军操场等据点,固守此处的日军基本被全歼。

  在国军第一次空袭和炮击以后,日军很快反应过来,他们的重炮,舰炮开始还击。

  以出云号为例,他有4门203毫米重炮,14门152毫米速射炮,12门76毫米速射炮,但是这几门炮就超过中国装备最好的炮兵8团。

  日本舰队一次齐射,就是几百发炮弹铺天盖日飞过来,1,2公里区域都被炮火覆盖,完全以弹雨覆盖国军进攻路线,为日军防御部队提供了巨大的火力支持。

  很快,国军的炮兵就被日军火炮压制住,几天以后日军飞机开始大规模轰炸上海,国军炮兵活动更为艰难,甚至连自保都不容易。

  日军火炮飞机向驻有100万平民的闸北地区疯狂轰炸炮击,甚至朝着完全没有国军驻扎的居民区射击,造成上海普通百姓大量伤亡。

  当时国军士兵回忆一个带着几个孩子的怀孕母亲被一发炮弹击中,母子几人全部被炸死。更惨不忍睹的是,母亲肚中的胎儿还在一动一动。这个老兵多年以后想起这一幕还觉得非常悲惨,不觉痛恨日军的凶恶残暴。

  在这种劣势下,国军重炮部队冒着日军舰炮和飞机的轰炸奋力作战,最初几天发射了大量炮弹,尽一切力量进攻的国军地面部队。

  结果炮10团2营有一门150毫米重炮出现膛线团的日式重炮有一门膛炸,一门无法射击,自己就毁了3门炮。

  而日军还击猛烈,国军重炮长期轰击很快会遭到反击,国军重炮只能开几炮就转移阵地,将火炮分散开使用,不然很容易被日军一锅端了。

  ------------------上图是殉国的国军烈士,可以看到他的钢盔和背后的墙上都中弹数发,这种巷战中谁死谁活都在一瞬间。在日军重炮和飞机的所谓无差别轰击下,国军伤亡惨重,上海平民也大量伤亡,闸北区成为一片废墟。

  黄梅兴是128战役中的悍将,他当时是一个264旅528团团长,曾经亲自带领部队冲锋,由此得到一个黄老虎的称号。

  战斗一开始他立即赶赴一线指挥,由于城市战的特点,各种建筑物遮挡很多,后方很难观察到一线的情况,指挥官想要有效指挥,最大程度减少部队伤亡,就必须将指挥部尽量向前。

  但由于城市战的特点,双方往往只相距几百米甚至几十米,在一线指挥是非常危险的。

  这样一来,在这样高效的指挥下264旅在战果很大,连续攻占数个日军固守的阵地。

  不过激战中日军几发大口径迫击炮弹轰过来,正中264旅旅部,黄梅兴旅长腹部被炸开,当场殉国。一同在指挥部的参谋主任邓洗中校以及通信排共30多人也全部殉国。

本文链接:http://mcles.com/jiazhendi/358.html